追蹤
R子的記憶中樞
關於部落格
蛻變成長的沈默中。
  • 107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6918- 沒有太陽的枯萎時分

《沒有太陽的枯萎時分》 看過這樣奇怪的天空嗎。 明明密雲,太陽的光卻在視網膜上閃閃刺目。 ──他的寶藍裡因著那片光,孕育了一顆瑰麗的晶石。 「混帳。」 開口的語氣輕得不像罵人。他的手拂了拂被照得比印象中更蒼白的沙,他們坐落的地方被烙下藍幽幽的影子。 天空明明很光。 「…你很重。」 指的是靠在自己背脊的人。那束長髮是一泉暗沈的黑夜,流瀉於他白灰且斑駁褐污的襯衫上。 被斥的人很安靜,像平日的他。又不像平日的他。 海浪的拍打柔和地舒適。他帶晶石的寶藍眼睛忽然覺得那抹微弱的陽光太熱,遂偏了臉。手緩緩舉起,搆著那人掛在肩膀淌後的髮,學習那人從前對自己墨黑的細膩撫順動作。 「還有很多事沒問你…喂。」 口腔的濃郁腥氣著實使他厭惡很久,不過他又說。 「為何答應當了霧守。」 「你什麼時候戒了菸。」 「什麼時候習慣早睡。」 「怎麼不愛綁好頭髮。」 「怎麼不說他們死掉。」 「怎麼隱瞞你會悲傷。」 「為什麼說會記住我。」 「為什麼要我記住你。」 陽光不知怎的猛了些許。他看到睫毛印下的厚重陰影,這才知道那人曾稱自己的眼睫似女孩的密緻並非戲言。 被斥的人仍舊很安靜,像平日的他。又不像平日的他。 「還有…為什麼我們不能──」 他倏忽僵住的五官打斷了說話。天空同時斂去所有滲漏的溫暖,雷聲轟隆隆地回盪耳門。 接著他笑了。跟他一樣,變得不像平日的他。 「好吧。這問題我駁回。」 再一下打雷聲之後。 他眼裡的瑰麗的晶石消失了,身體軟軟的陷進白沙中──跟靠著自己的人一起。 失卻陽光的天空把淡薄的藍影歸純黑,更無能於顯示新鮮血液的艷紅色。 不過那抹消體溫多時的人,就成功的表露其死灰的臉龐。 他們於是都枯萎了。 殘餘溫度的一隻手,最後握緊了另一早已冰冷的手,約誓般地靠在一起。 看過這樣奇怪的天空嗎。 黑沈得似災區透著舊黃,卻仍然不要下雨的固執。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