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子的記憶中樞
關於部落格
蛻變成長的沈默中。
  • 10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6918- 滲雜

蔓延,穿透的…  在清澈之中。 如哪時將像那個人的髮般青藍的winsor & newton墨水,以滴管點進自己辦公室內僅存一尾白魚的玻璃水槽中。 墨水成了幾縷藍色的煙,於清水間穿透著、蔓延著。 慢慢地,佔染,那份清純。 藍色的粒子,在水中擴散著,似要把透徹,為己有。 讓純粹,變得不純粹。 看著那尾仍於藍染了的水中若無其事悠游的白魚,鱗片都反射再不淨純的青色。 雲雀恭彌,托頭慢慢地眨一下子瞳的兩圈寶藍。 純,與…   雜。 還是該說、墨水和清水?無論兩者,都不難聯想到他們。 因為。 他是墨水,滲入清水之中的墨水;將自己的色彩,染遍了他的透明。 抑或。 反過來說、他才屬闖進他僅有「報復」世界中的,墨水? 把未知的,在「仇恨」以外的色彩,帶給這潭純淨過火的怨恨清水。 佔染,沾染。 沾據,佔據。 任由是他六道骸,是他雲雀恭彌說來,都沒兩樣。 反正,他們的關係就是…        不純粹。 六道骸和雲雀恭彌,彼此滲雜,在很多方面。 墨水跟清水的混和。 他們的關係如此,是恨屬愛?
滲雜 diffusion, takes place in water.
彭哥列的每位都很難以忘懷,這倆守護者像要引起所有人注意的一互一動。 霧和雲。 他們在眾人的印象中,意外地屬會議出席率偏高的兩位。不過通常待著的時間可沒維持到最後。 主因霧突如其來的一束花,雲不消幾刻便將之扔進水槽接著匣子在手紫焰閃現;負責會議紀錄的巴吉爾就知道,該時候寫上「雲之守護者與霧之守護者,中途離席」。 霧和雲。 走廊上擦肩而過的十次二十次或三十次。幸而一方不出言挑釁致彭哥列總部修理費增加的話。 就是料想不及的雙方沈默、似視若無睹繼續往自己的目標地前進;許是一人剛接下任務要出發,另一人則才遠道回來正打算交事後報告。 霧和雲。 彼此陌生冷漠得,仍有更甚的餘地。像緊急會議上聽聞一人陷於危局。 另一人稍感興趣的逕自翻閱著議程,貌似事不關己沒餘暇勞心的模樣;或然好玩地逗弄著形影不離的黃澄小鳥,嘴邊帶抹諷刺般的笑。 他們的關係如此,是恨屬愛。 能了解的人,會說是不純粹的…           「愛」。 霧和雲。 其實送花的骸,每次都沒十足的把握、雲雀會合意。雲雀從來不告訴骸真正喜歡的究竟是什麼花,讓一方總以臆測來準備。 ──六道骸明白。當花在會議室的大水槽下沉、雲雀手持匣子時,便是意味「錯了」。 霧和雲。 或許曾有人在哪個角落窺見,擦身而過不動武的兩者、趁一方接下了任務離開前,宣洩什麼於氣喘的親吻上甚至衣衫不整的行為上。 ──六道骸和雲雀恭彌都明白。接下來無論是一個月兩個月或半年的不見,彼此生理心理亦會感到寂寞。 霧和雲。 即使在會議上得悉對方的怠危。雲雀的諷笑是知道,那傢伙不久就會安然無恙的現身;骸則是在思考,待雲雀傷痕累累的被安置醫療所時,該深夜或清晨才去察況好、免得跟一群人擾攘。 ──雲雀恭彌明白。骸的漫不經心,只消失在那些雲雀受傷躺臥在醫療所的清晨深夜、輕輕於床邊撫拂他黑細軟髮時。 他們的關係如此,是愛。不純粹的愛嗎?      抑或單純直接得再簡潔不過。 墨水和清水的粒子,當一方滲入其中、相互擁抱交纏至難分難捨的混和時。 彼此這麼的接近,接近得只允許明白彼此。任由其他人都不清不楚,他們知道「對方」就很足夠。 反正這是僅屬他們的事,他們的情,他們的愛。 兩人的世界相互透交,是融為一體的…                 過程。 不過著實,霧和雲本來就是一體的存在。 粒子因輕重之別分開、而當兩者再碰上結合的契機。         終將十指交纏,滲雜得難分難解。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