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子的記憶中樞
關於部落格
蛻變成長的沈默中。
  • 107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6918/DH- Law of probability

我這數學廢材拿公式來玩了@@ 希望沒有錯吧囧 錯了也不要怪我,因為我一向是mathz的渣(巴死) Law of probability 大概比對情感意識流派的文藝科目,他更愛建基於理論和既定算式的數學。 正因它從來在問題處理方面精準無誤,而且不必費太多情緒與個人偏見。 例如他雲雀恭彌。 草食性動物的群聚,咬殺;觸犯校規,咬殺;破壞並盛町的風紀,咬殺。 雲雀恭彌與他的風紀委員會,是並盛的秩序── 這,是向來的定理。 那由並盛至高秩序所承認的、世界級的定律,卻被一名異乎尋常的小嬰兒輕蔑地踐踏。 「什麼概率,根本是廢話而已。」 正翻著自習用課本的雲雀停住了動作。 本來的漫不經心在瞥見數學講義上的「概率定義」時,消去。 Law of probability,計算事件發生機會率的法則。 想及前陣子被那小嬰兒說成是不中用東西的定律,雲雀蹙眉。 ……這得全球重用的公式,豈容他以僅一句的話、隨隨便便就推翻了? 眸中那圈寶藍一轉,遂伸手拿來了筆記紙,提筆。 他想為「概率定義」平反。 沈默抵住額頭半晌,再瞥瞥擱置茶几上的拐子,他同時憶及兩個人。 ……也許,這個能算一算? 先動手掀過講義把定義草草閱讀一遍,喚醒記憶。才又讓筆尖貼近紙張,「嚓嚓嚓」地寫下幾字。 首來addition law of probability中的定義一,mutually exclusive events。 所謂的「互斥事件」,解作事件甲事件乙與事件丙決不可同時間發生,機會率只容甲、乙或丙的絕對。 公式是P(A or B) = P (A) +P(B)、P (B or C) = P (B) +P(C)、P (A or C) = P (A) +P(C) 三個事件的發生機會率,只能獨立地相加,不可共融。 盯著自己向來不及日文字端正的英文,羅列的算式。雲雀陷入沈思。 前陣子不約而同地對自己死纏無休的兩個人…… 一個是這輩子最大的敵人,一個是白痴的家庭教師。兩個共通屬向一同性別的人表達那份非尋常的「喜愛」之情。 他毋可違逆的「我要你」,與他溫和的「跟我一起」。 接下來似是為了掩飾微燙的臉,雲雀再動筆寫上幾字── 「M」,「D」,「F」。 他和他,要是答允了其中一人,便會失卻自由。而如若要答允,亦只許一人而已。 無疑就是互斥事件。幾方亦高傲的要領絕對的存在。 所以是mutually exclusive events,那probability便寫成: P (M or F) = P (M) +P (F) = 1/3+1/3=2/3 P (D or F) = P (D) +P (F) = 1/3+1/3=2/3 P (M or D) = P (M) +P (D) = 1/3+1/3=2/3 答案均不等於一或是大於一,合情合理,正確。 嘴邊一抹勝利的笑,雲雀因遭對方推翻的理論被第一步證實而感自若。 那麼,再來就到addition law of probability中的定義二,complementary events。 所謂的「互補事件」,重點屬「是」與「否」;在事件甲和乙中,不是甲便是乙。沒有第三情況、兩個事件合起來的發生機會率剛好為「一」。 公式是P(A)=1-P(B)或P(B)=1-P(A) …只有兩件事情的絕對性存在嗎? 記得那兩個人也說過類似的話,他「你的唯一只有我」與他「可以讓我當你的那位唯一嗎」。 唯一。僅兩個的「唯一」情況。 所以是complementary events?那看看probability: P (M) = 1-P (D) = 1/2 P (D) = 1-P (M) = 1/2 這麼說、選擇只有甲和乙? 不對。 ──誰容許那兩個傢伙擅自決定了?!你不許他雲雀恭彌把兩人都踢開或是牽另一個女孩子嗎?為何得既定在兩個選擇裡。 因此這錯了。 咬咬唇劃掉寫了才幾分鐘的兩項算式。支著下頷思考。 Addition law of probability的定義都試了,接著來multiplication law of probability。 後者的定義其一,independent events。 所謂的「獨立事件」,事件甲發生後會是事件乙,不過兩者的發生機會率並不相互影響。 公式是P(A and B)=P(A) x P(B) 事件甲接下來就是事件乙但又不會有關連性的影響這個… 像他說的。 「恭彌跟我一起沒什麼不妥吧?也可以如常去維持風紀和打架……」 還是像他說的。 「嘿嘿嘿。我們的世界其實很像啊,所以在平日來說一點沒影響。」 ──兩人的反應,正正在自己不留情稱出「礙事,咬死」後。 真的,沒有影響嗎? 才怪。 平日的自己是絕對自由,時間整整的擁有與分配權。 巡邏、風紀維持、收保護費、批公文、自修、打架。 可要是多出了一人? 本來的P(F)=1就成了P(F and M)=P(F) x P(M)或P(F and D)=P(F) x P(D)了。 多出一個可能性,使之都不再等於整數的「一」。 聽那兩個傢伙胡扯、怎會沒影響。 即是這個又對不上了。 既然非不相干的事件,就是反過來的意思吧? 那麼multiplication law of probability最後的定義其二應該合用了。 Dependent events,又稱conditional probability。所謂的「相關事件」或「條件概率」。 解釋跟「獨立事件」正正相反──事件甲的發生將影響事件乙的發生機率。 公式是P(A | B),A given B的意思。 對、這就通了。 ──那兩個人闖進自己的生活,只會礙事地分薄了他的私人時空。 但在另一方面想好像又不太對。 無論任何一人,都不能阻止他雲雀恭彌作要做的事。 他們任何一人,也沒這份能耐。 …即是得回到independent events了嗎? 五指不由得穿入髮中,雲雀的思路開始紊亂。 似乎只有一個是絕對性的正確,其他都不能肯定出算。 「什麼概率,根本是廢話而已。」 所以那小嬰兒說得不差嗎… 丟下筆他瞄了眼被自己的畫寫狼藉一片的紙張,不消幾秒便動手把之揉成一團扔掉。 其實他現在想的都沒意義。 因為在曖昧不清的概率當中,其一項已經脫穎而出了。 那是? 披好那件立領的黑外套,他步入受黃昏橘澄影響的校園,慢慢至門口敞開鐵柵處時。 寶藍瞇了。因為那門外邊的影子。 他遂走近,一手靠上門旁的石牆,探出頭去。 「怎麼你又在這裡。」 「喔?」 被問的人彷彿故作驚訝,背倚著牆的他仰頭,那抹青藍流向耳後。 六道骸。 「嘿嘿嘿,當然是在等你了,委員長大人。」唇線溫溫的弧度,他又說,「要巡邏還是散步?我陪你吧。」 「…不要礙事。」 「嘿嘿嘿。」 領帶向前幾步,然後回頭。兩人雙視一刻。 六道骸朝雲雀恭彌伸出手。 指尖與掌紋接觸的瞬間、那份總是剛好的體溫。 兩個人。六道骸和跳馬迪諾。 這兩個人都曾經擅自牽過雲雀的手。 前者是輕輕的握,非後者緊緊的十指相鎖。 前者是比自己大一點的手,非後者那能完全把自己掌握的闊。 然後是…溫度。 前者的微暖,比起後者的偏高來得容易適從。 所以? 他現在牽著的,是六道骸的手。 什麼概率,根本是廢話而已。 ──因為戀情的發生,從來沒有定理。 就如著實概率、即使算出了事件的發生可能大小,大的那一方亦無人能定案為下次的必然。 什麼概率,在「愛情」當前。 統統,作廢。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